墨尘

是只小咕咕,成天咕咕咕咕咕咕。

是只三无产品请投放在垃圾箱。

我已经咕咕咕了麻烦取关吧

跳圈了,不用粉了,请取关吧。


回归原创。


一个脑洞

A和B是两位杀手从小玩到大的哥们,都在给黑手党工作,这二位也挺有本事的,然而黑手党的高层怕这二位策反就设了一个圈套算计A和B,(在逃亡的过程中B因为救A伤的不轻)A和B在逃亡的时候逃到了一个小巷里然而这里只有一户人家,也就是C居住。A请求C帮帮他们,C也就答应了,(A在C的家中也发现了C的身份,C是位黑医)C帮他们打发了黑手党的人就像让他们离开这里。然而A就再恳求C帮他治好B,便告诉了C他已经发现他是为医师了,C就极力反驳

“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

C一开始不想答应的,A甚至跪下来请求C的帮助,让他出多少钱都可以,C耐不住A的软磨硬泡就把B医好了顺便收留了A和B几个月,期间也养着他们也没收他们一分钱,(由于C对A时不时的搭话和照顾就渐渐的喜欢上C了)之后B在换药的时候问C,为什么这么照顾他们俩。

“因为,你兄弟很像这里这个家里以前的主人,也是我的朋友”
“那…他人呢?也是像您一样吗?”
“死了,也是黑医,被枪毙了。”

B就不再多问,同时也好奇C为什么一直都戴着口罩,从见面开始就是,然而他也没有多问,A在留在C的家里就开始了花式追C,然而C的脑袋里只有医药不知道什么撩人的话,也就这么一直黏着C,B就调侃A

“都说你对恋爱不敢兴趣,你看。喜欢上人家医生了吧”
“你懂个屁”

A和B也不能一直留在C的家里,A赖着C不想走,B就对A和C说,他自己也要想办法怎么活下去也不想一直为黑手党干活。(B伤好了已经不能像以前一样干那么危险的工作了)就离开了去做了情报贩子。之后A成功的把C追的手,然后也和C睡觉了。也问了C为什么干这种工作也问了C为什么要一直戴着口罩,C也招供了,又过了几天C告诉A他要出国几年了,让A自己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A就像个小奶狗一样舍不得C。C就告诉他

“只要你好好活着我们肯定会见面的”

C离开了,A答应了也C。好好活着

又过了几年A去做了雇佣兵(这里B是知情的)在战场上为别人打仗,一次失败让他沦为敌方的俘虏,敌方从他的嘴里想撬开东西,A什么也没说。身上打的也全都是伤,敌方将A交给他们最厉害的医师,然而A看见那个医师,一看就认出来C之后C每天都去牢房里看A看他满身的伤就给他抹药,一见面也了解了对方都经历了什么也没说想对方就是单纯的抱在了一起。C后来帮助了A逃离了敌方军营,A拉着C想让C跟他一起走C拒绝了,也告诉A

“我等你打赢他们把我救出来。”

第三年,A帮助别人打赢了敌国,也得到了奖金对方军队其中一个长官恳请A加入他们的军队,给他升官,A拒绝了只是挺出要求让他们别处决那里的医生们

C所在的军队输了,所有的俘虏都要被枪毙处决,在处刑台前,所有的人都要求处决C这个肮脏的医师,A看着出邢台要被处决的C,便把那个不遵守承诺的军官揍了一顿,便告诉执法者放过所有的医生,那个执法者看见A是功臣,也看见那个被A揍的半死的军官,军官上层也不敢碰A这个疯子,便答应了A的请求。C从处刑台下来之后就被A抱在怀里告诉C

“我们回家。”

几年之后A和C卖掉了封闭很久小巷的屋子,和A一起生活在了一起,之后B也来看他们,B也交女朋友看着C一脸享受的躺在A的膝盖上,B再次调侃A

“喲,总于把人家追回来了。多亏你命硬还活着。”
“这不要感谢你,几年前救了我一命。”
“少整虚的。”

之后A问C当时为什么一定要出国几年 C告诉他

“因为我要像那个朋友一样,去好好看这个世界,之后碰上最爱自己也能和自己白头偕老的人。”

A将自己的红透的脸别到了一边心想着,医师真的不能说什么撩人的话,要么就能把人勾引到犯罪。

我就想记一个脑洞……。躺平。

吸血鬼每到成年都会吸食外界生物的血才能完成自由行走于魔界和人间,一个未成年的吸血鬼意外的收养了一个半狼人的婴儿,(大概就是想养肥了再吃???)正常狼人婴儿都是天生牙齿齐全第二年就会完全说话,然而这个孩子没有长牙也不会说话。结果吸血鬼就做了一系列养孩子的工作(比如冲奶粉什么的…)被收养的第三年狼孩子咿咿呀呀张着嘴半天才说出来一句妈妈

“死狼崽子,叫什么妈妈,叫爹💢”